星级酒店转型高端养老 入住率仅一成面临种种难题
 人民网 2017-08-11 10:17:20
酒店变身养老院。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卢政摄
酒店变身养老院。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卢政摄

在今年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发展医养结合”和“推进健康中国建设”。这一消息,犹如一剂强心针打进了养老产业投资者的内心,他们敏锐地嗅到了商机。今年6月,东莞首家试水“医养结合”的民办养老院—金慈养老院正式投入运营。东莞首家星级酒店转型为养老院的常平豪享康乐养老院也开始了“医养结合”的改造。

记者走访了东莞多家民办养老院发现,虽然设施齐全、装修豪华,但相较公办养老院的“一位难求”,东莞民办养老院入住率仅1成左右,面临种种难题。

转型

不少民办养老院转向“医养结合”

近年来,东莞多家民办养老院向卫生部门申请开设医疗室。

新基社区的金慈养老院是东莞首家“医养结合”的民办养老院,“公立的敬老院多接收健康老人和三无老人,一些失能老人送去也不收,我们恰好弥补了这一块。”杨爱菊院长介绍,金慈养老院像医院一般设置了内科、康复科、中医老年病科、检验科、药房、治疗室、护士站等,现在有三名执业医师,还配备十几名护士。

在这里,每位老人入院就建立健康档案,每天早晚均有医生护士两次查房,一一记录老人生命体征的监测、呼吸、脉搏、进食饮水等。此外,护士24小时值班,有些老人诸如糖尿病需要定时用药,“楼下医生开出药方,由护士喂药或打针。”医院还提供康复训练,面向一些失能、失智老人。

杨爱菊说,该养老院还与康华、东华、台心三家医院签订协议开通了绿色通道,无需排队就可为老人及时提供医疗服务,“开业2个月已经有老人通过绿色通道及时送院治疗。”

星级酒店重装转型

在国家医养结合发展养老业的大力提倡下,东莞豪享康乐养老院也积极转型。他们将原星级酒店的一层按照相关规定,改造为心脑血管科、内科室、影像室等,等待卫计局审核通过。

东莞豪享康乐养老院地处常平镇下墟路,他曾经的名字“凡尔赛酒店”更为东莞人熟知。这里原来是一家欧式豪装的四星级酒店,去年年初开始重新装修,如今是一家豪华的现代化养老院。罗马柱、雕花顶、雕像、欧式建筑、鱼池……走进东莞豪享康乐养老院,处处显露着曾经星级酒店的气派。

“这个热带雨林风格的长寿村,可以住100人,那个正在施工改造的欧洲街,可以住200人。”该院负责人黄河山指着欧洲街的街顶说,“这个顶以前和澳门威尼斯人的蓝天顶一样,现在做养老院,我把它们改造成透明的,阳光可以照进来。”

去年开始,黄河山斥资千万元改造养老院。这家养老院和传统印象大相径庭。走在里面犹如进入欧洲花园,老人的娱乐、活动范围也进一步拓宽,有KTV、电影院、棋牌室,还配备了氧吧,专业医疗室等。

东莞首家星级酒店做养老,转型备受瞩目。黄河山说,为了配合当下“医养结合”的养老行业形势,他们也做了相应的改造。原凡尔赛酒店的两栋楼,前一栋用作“医”,设立各个诊室、体检中心等,另一栋用来“养”,供老人进行疗养。待医疗这块形成规模后,入住的老人们将得到更好的医疗服务。

医生、护工不好招

金慈养老院作为最早的“医养结合”医院,试水中也遇到实际难点,比如医生、护工都不好招。

“我们有个阿姨每次都告诉别人自己在工厂上班,都不愿意讲自己在养老院服侍老人。”说起这些,杨爱菊有些无奈。

杨爱菊分析,目前这份工作待遇低,社会地位低,压力责任大是招不到人的主要原因。“在我们这里做护工的,既要耐心又要有爱心,但工资普遍不高,也就3000元左右,很难留住人,基本都是农村、偏远地区的,超过50岁的才愿意做。护理是一项专业工作,我们就要花费很多时间来培训、考试,将他们变成职业人。”

而在其他民办养老院负责人看来,床位数达不到比例更难招人。有人直言,“我们规划的场地、设施都有,但老人太少,老人多起来,就可以请更多的医护人员。”

分析

养老风俗影响入住率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林江表示,入住率低,养老院应从自身寻找原因。

林江认为,相关单位在投资养老院项目前应对东莞整个养老市场做相关调研。“所谓民办养老院,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对公办性质养老院的一个补充,但是纵观东莞各个公办敬老院,也几乎没有出现‘爆满’、‘一床难求’的现象。”

“其次,对于本地的养老风俗习惯,民办养老院也应在开办前做足功课。”林江教授指出,东莞的民俗文化中,将老人送至养老院的子女,往往会被说成是“不孝”,很多子女选择请一位护工在家里照顾老人,这也是影响民办养老院入住率的因素。

林江建议,民办养老院应从自身出发,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是宣传不够导致很多人不知道还是本身护理的水平欠佳难以形成好的口碑,才有可能在入住率上得到提高。

业内人士也建言,加大政府对养老机构从业人员的鼓励,比如政府对这部分从业人员有一定比例的补贴及优惠政策等。

现状

入住率低 面临亏损

开业两个月,生意如何?黄河山却苦笑着吐出了两个字“失落”。该院规划了300个床位,如今却入住了不到30人,和他预想落差很大。“我参观过广州的养老院,那里排队非常‘火爆’,在东莞光常平镇70岁以上老人也有4000多人,这个情况确实没有想到。”

东莞豪享康乐养老院入住率较低的状况在其他几家民办养老机构中同样存在。记者走访发现,他们的入住率大多都只有一成左右,不少养老院在接受采访时都提到了“亏损”二字。位于黄江的康湖护理院共有900多张床位,目前入住的仅有140人左右,“现在肯定是亏损的。”该院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6月刚刚开业的金慈养老院共有230张床位,入住19人。该院院长杨爱菊笑称“明年可能都不一定能盈利,但东莞市场还有很大潜力可挖”。

为什么入住率如此低?记者了解到,目前东莞民办养老院的收费分为三档,主要是区分健康老人、半失能老人和失能老人,价格多在2500元~6500元。其中健康老人收费最低,最低收费的仅需1500元左右,失能老人依照个体情况价格不同,均有护工贴身照顾。

分析其原由,有业内人士表示,一方面大家的观念没有转变,另一方面,或许和东莞老人普遍有老房子有宅基地有关。

部门:

养老是微利行业看好未来五年

对于民办养老业,东莞有哪些政策支持?

按照《东莞市资助民办社会福利机构试行方案》,民办机构将获每张床位1万元补贴(分五年发放)和本地户籍老人每人每月120元的运营补贴。

昨日,东莞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科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东莞在册登记运营的民办养老院已增至6家,分布在南城、黄江、常平、樟木头、万江,另外还有洪梅医院、东坑医院“医养结合”准备发牌。此外,还有三家社会力量正在申请中,“他们聚焦高端养老”。

对于一些民办养老院运营初期亏损,该负责人称,养老业本身也是一个微利产业,但又是一个朝阳产业,目前东莞社会力量投资养老业整体呈现回暖迹象,“如果有好的环境、专业的护理,确实能帮助一些有需要的老人,缓解家庭压力”。该负责人表示,目前,东莞民办养老院走“医养结合”,公办敬老院也启动了“公建民营”改革,相信通过这两条路能对东莞养老业有很大促进作用,未来五年东莞养老业能有一个大变样。(王其琪)

老人在活动区域看报。记者王其琪摄
老人在活动区域看报。记者王其琪摄
养老院里,护工在陪老人晒太阳。记者王其琪摄
养老院里,护工在陪老人晒太阳。记者王其琪摄
编辑: 李新新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梦之城国际

图片新闻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