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bhd5t"></var>
<th id="bhd5t"><dd id="bhd5t"></dd></th>
  • <var id="bhd5t"><output id="bhd5t"><ol id="bhd5t"></ol></output></var>

    <table id="bhd5t"><code id="bhd5t"><cite id="bhd5t"></cite></code></table>
  • <var id="bhd5t"><cite id="bhd5t"><u id="bhd5t"></u></cite></var>

      <var id="bhd5t"></var>
      新聞資訊
      產品專利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PM2.5:令人早死或變笨?

         上世紀四五十年代,美國洛杉磯、英國倫敦等地先后出現“光化學煙霧”,短短幾天內數百人乃至上千人死亡。
         這些歷史上著名的空氣污染事件,在眼下的中國,正在以時間更為漫長、影響更為廣泛的方式發生。據環保部數據,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等重點區域,主要大氣污染物的濃度均達到歐美發達國家的2-4倍。
         2012年12月18日,北京大學潘小川教授研究團隊發布的一項報告表明,在北上廣等大城市,因為空氣污染,尤其是細顆粒物(主要是P M2 .5)污染導致的健康和財產損失,數字驚人。
         雖然報告給出的是基于模型計算的取值范圍,并非言之鑿鑿的“因空氣污染導致多少人早死”,但潘小川表示,因為空氣污染導致的健康和財產等損失,確實不容忽視,“這也是我們呼吁盡快解決P M2 .5濃度超標等空氣質量問題的主要原因之一”。
         近憂
         “以前我們一說到空氣污染,尤其是近一年來經常被提及的PM 2.5,總是會將它與呼吸系統、循環系統疾病的發病率聯系起來,或者與感官上的灰霾天氣聯系起來”,潘小川說,但其所致危害的程度并無相關指標。
         也正是基于此,潘小川及其研究團隊,才萌生了量化健康損失和經濟損失的想法,“國外有很多這方面的研究,而國內則很少”。潘小川等利用國外成熟的計算模型,結合研究所選用的四個城市的具體數據,得出了報告中的結論:
         “北京市在2010年因PM 2.5造成的死亡人數占當年總死亡人數的1 .9%,對北京市造成的經濟損失近18.6億元人民幣;上海市在2010年因PM 2.5造成的死亡人數占當年總死亡人數的1.6%,對上海市造成的經濟損失近23.7億元人民幣;廣州市在2010年因PM 2.5造成的死亡人數占當年總死亡人數的2.2%,對廣州市造成的經濟損失近13.6億元人民幣”。
         但這并不意味著2010年因為PM 2.5污染,北上廣等城市就真的造成了這么多、或者只造成了這么多損失。實際上,上述結果只是基于“暴露-反應模型(即一定濃度的污染,可能造成多大的損失)”所做出的計算結果。
         相對于這組結果,還有一個統計學上的“95%的置信區間”。以廣州為例,因PM 2.5早死的人數,報告給出的置信區間是683-59183人。也就是說,PM 2.5污染,對廣州市人群造成的健康危害,可能低于或者遠高于發布的數字。
         潘小川也承認報告本身有瑕疵,“比如不同城市的污染物性質并不一致;PM 2.5對除了呼吸系統、循環系統疾病以外的疾病是否有影響等,都沒納入本次評價”。對報告本身,他更是列出了多達7條的不足。
         而不足在某種意義上也是因為國內相關研究不夠,“比如PM 2.5數據獲取就很艱難”,潘小川希望,這類定量的方法,能更多地應用到空氣污染的研究和治理中。
         如果往前看,10年前,復旦大學闞海東教授就曾用與潘小川類似的“暴露-反應關系”模型,研究過PM 10對健康的危害,并提出了針對各類呼吸系統疾病的危險系數,但這一研究很少為公眾注意。現在,廣州呼吸疾病研究所副所長鄭勁平也表示,將對廣州地區空氣污染與人體健康之間關系做定量研究,以期對空氣污染的危害有更準確的評價。
         遠慮
         就在潘小川團隊發布其研究報告之前,另一篇題為《空氣污染導致智力下降?》的文章也在網上瘋傳。人們驚奇地發現,空氣污染不但可能使人生病,還有可能使人變傻。
         這其實是一則舊聞。對糾結于空氣質量持續得不到好轉、甚至逐年下降的中國而言,對空氣污染的關注,還無“余暇”關注到此類問題。比如潘小川就表示,PM 2.5及其表面吸附物質,會否有“神經毒性”,目前國內尚未見文獻報告。
         實際上,早在2002年,美國北卡羅萊納大學教堂山分校的研究人員莉莉安(Lilian C alderon-G arciduenas)等人的研究就認為,持續生活在空氣污染嚴重的地區,會對呼吸和嗅覺神經元造成損害,并可能使老年癡呆癥等神經退行性疾病的發病年齡更低。
         該研究幾乎開創了一個新的研究類別,即空氣污染,特別是細顆粒物污染(主要是PM 2.5)與老年癡呆癥之間的關系。這一推斷在近年來為許多相關研究所進一步證實。和空氣污染對呼吸系統影響的情形類似,老人和小孩也成為空氣污染導致神經受損的主要人群。
         比如德國研究人員烏爾里希·蘭福特(U lrichR anft)對399名68-79歲的、曾在德國魯爾區生活過20年以上的婦女的研究表明,長期遭受交通源帶來的PM 2.5污染,確實增加了她們罹患老年癡呆癥的風險。
         而莉莉安本人,更是在其祖國墨西哥發現,長期生活在空氣污染嚴重的墨西哥城的孩子,不同程度地出現了大腦“前額葉白質病變”,這意味著,如果損害進一步增加,這些孩子有可能出現“認知功能紊亂”方面的疾病。
         人群統計的結果也開始支持“空氣污染導致認知下降”的論斷。比如芝加哥拉什大學醫學中心珍妮弗(Jennifer W euve)等人對全美19409名70-81歲的婦女的研究表明,長期暴露在P M 2 .5乃至PM 10中的婦女,其認知能力出現了明顯下降,且隨PM 2.5濃度越高,下降趨勢越明顯,嚴重者幾乎憑空“老了”兩歲。
         該結果與前述網絡文章中引用的美國南加州大學另一個珍妮弗(Jen n iferA llshire)的調查結果類似:PM 2.5催人老。
         遺憾的是,在PM 2.5污染問題嚴重的中國,這一問題尚未引起學界關注。潘小川在其報告中也提到,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對空氣污染造成的健康問題的關注,將不僅是短期的危害,也包括長期危害。
         若將P M 2 .5可能增加罹患老年癡呆癥的風險納入考慮,空氣污染造成的健康危害和經濟損失將進一步增加,而不僅僅是潘小川報告中的數十億元。
         污島
         就在潘小川團隊發布P M 2 .5健康危害報告后的兩天,12月20日,廣州出現了一次明顯的灰霾天氣過程。據廣州市環保局當天的監測數據,當天下午4點,環境監測站錄得PM 2 .5小時均值為119微克每立方米,這一時段的數值已經達到新版空氣質量國標的“不健康”水平。
         21日上午,廣州的灰霾天氣仍在持續。從北京到廣州出差的鐘先生,在飛離廣州10分鐘后,對著舷窗外湛藍的天空感慨:“要是北京和廣州的地面上,也隨時能看見這樣的藍天多好!”在鐘先生看見的這片藍天下,是被一團灰褐色云層包裹著的城市。
         這片灰褐色的云層,代表的是困擾中國各大城市的近地層空氣污染問題。在晴好的天氣下,幾乎每個大城市都能看到類似的一層“污紗”。
         以前我們說城市對環境造成影響的最典型例子是“熱島效應”(即城區溫度會略高于郊區),而現在,若氣象條件不好,城市就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污島”:空氣污染物不僅排不出去,還會越增越多,甚至會和鄰近的城市和區域連成一片,形成區域性的大“污島”。
         在環保部本月初發布的《重點區域大氣污染防治“十二五”規劃》(以下簡稱“規劃”)中,這樣的“污島”比比皆是。比如報告中稱,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等區域每年出現灰霾污染的天數達100天以上,個別城市甚至超過200天。規劃中的全國13個重點區域,幾乎都存在“遠超出環境承載能力”的大氣污染問題。
         揭掉“污島”表面這層“污紗”,并沒有“規劃”要求的“到‘十二五’末期,重點區域P M2 .5濃度下降5%”那么簡單。
         無解?
         盡管主管部門承認污染的嚴重性,但究竟是什么造就了一個個“污島”,并無明確數據。
         在潘小川報告中的“源解析”部分,采用的也是局地研究的數據,在一個確定的地區,究竟是哪些類型的排放造就了污染的情況出現,其“貢獻”多大,幾乎仍是“一級機密”。
         反倒是對PM 2 .5本身的研究,透露了其來源的機密。據長期研究灰霾及其成因的中國氣象局熱帶海洋氣象研究所吳兌研究員介紹,PM 2.5大部分來自于大氣中的“二次顆粒物”,這些顆粒物的產生,則源于大氣中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揮發性有機物(V O C s)、氨等氣體。“它們經過化學或者光化學反應生成的硫酸銨、硝酸銨類鹽離子,就是最重要的PM 2.5類物質”。
         “規劃”本身也對“細顆粒污染物”的形成和來源做了概述:“細顆粒物來源十分廣泛,既有火電、鋼鐵、水泥、燃煤鍋爐等工業源的排放,又有機動車、船舶、飛機、工程機械、農機等移動源的排放,還有餐飲油煙、裝修裝潢等量大面廣的面源排放”,并提出“控制細顆粒物污染,必須實施多污染物協同控制政策,強化多污染源綜合管理,開展區域聯防聯控”。
         但遺憾的是,“規劃”雖然針對具體污染物提出了控制目標,卻并未對產生這些污染物的行業提出具體的限定目標。“這其實仍舊在回避問題”,廣東省一位知名的空氣環境學者表示,“只有了解污染是什么造成的,污染的程度有多嚴重,污染到底造成了多大的危害等問題,才有可能有針對性地進行研究和治理”。
         潘小川也在報告中提出,應該盡快對全國大氣污染物的排放清單進行估算,同時對PM 2.5的監測應該與健康風險評估等工作同時進行。
         雖然潘小川、吳兌等學者都表示,能源結構、城市交通問題是造成PM 2.5問題的最重要因素,但前者關乎經濟發展,短時間徹底改變的可能性不大;后者則關乎個人生活習慣,也很難在短時間內扭轉。
         于是,這兩個短期“無解”的問題,圍起了一堵結結實實的現實的墻。
         “污島”
         12月初,環保部發布《重點區域大氣污染防治“十二五”規劃》,稱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等區域每年出現灰霾污染的天數達100天以上,個別城市甚至超過200天
         “變笨”
         芝加哥拉什大學醫學中心珍妮弗等對全美19409名70- 8 1歲婦女的研究表明,長期暴露在P M2 .5中的婦女,其認知能力出現明顯下降,嚴重者幾乎憑空“老了”2歲
         “早死”
         12月18日,北京大學潘小川研究團隊發布報告,基于“暴露-反應模型”計算出參考數據:北京在2010年因P M2 .5造成的死亡人數占當年總死亡人數的1.9 %;上海的比例是1.6%;廣州是2 .2%
      南都記者譚萬能發自北京
      (南方都市報)

                        版權所有 ? 深圳市玖木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地址:深圳市南山區北環大道豪方天際廣場27F01-05單元  備案號:粵ICP備09219267號

                                                                                             電話:0755-2330 2565 郵箱:jiumuyun@sina.com

      大陆偷拍自拍在线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