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8hm00"><strike id="8hm00"></strike></em>
<var id="8hm00"></var>
  • <var id="8hm00"></var>

      <table id="8hm00"><meter id="8hm00"></meter></table>

      對話高職畢業清華教師邢小穎:我相信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

      來源:發布時間:2022-06-16閱讀量:10

          最近,從高職院校畢業后到清華大學任教的“90后”女教師邢小穎火了。

        在更早之前的去年10月,邢小穎就因為一段講鑄造實踐課的視頻在網上火了。視頻里,邢小穎手在翻砂箱上做實操示范,口中快速講著知識要點,聲音洪亮、充滿激情。當時很多網友被這位女教師講課的激情所感染,但少有人知道這位年輕清華女教師背后的故事。

        近期,邢小穎因“職校畢業生任教清華”再次引發社會關注后,很多人好奇,邢小穎是如何從一名職業院校畢業生,成為清華大學的一名教師的?她的成長之路,能給職業院校學生以及高考后即將面臨院校專業選擇的學子帶來哪些啟示?近日,澎湃新聞通過“清華會客廳”之基礎工業訓練中心專場活動,以及對邢小穎的電話專訪,希望呈現出邢小穎從高職學生到清華教師的成長經歷。

        2011年,無緣上本科的陜西女孩邢小穎,面對父母“復讀一年,朝本科奔一奔”的建議,經過思考后做出了自己的選擇:不復讀,就去陜西工業職業技術學院材料成型與控制技術專業好好學知識、練技能,然后進一家好企業工作(當時她未想到能去清華任教)。

        她說,我覺得去讀專科,學一技之長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我相信,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

      進大學后,邢小穎發現實操訓練時很累,體能拼不過男生,她就每天早晚都和室友一起去跑步鍛煉,體能得到提升后,她的實操能力也上去了。

        2013年11月,邢小穎到清華實習,雖然這是她首次來北京,但她從沒想過怎么去玩,每天下班吃完晚飯后就趕回實驗室,自言自語般地練習給學生講實踐課。

        在清華基礎工業訓練中心主任李雙壽的眼中,邢小穎身上有很多美好品質:樸實無華,愛崗敬業,不怕苦不怕累。

        2014年,在實習中已獲得清華認可的邢小穎,以專業綜合成績排名第一的成績從陜西工業職業技術學院畢業,順利入職清華大學基礎工業訓練中心任教。

        一路走來,邢小穎不因自己的專科起點而自卑,也不因在網上走紅而自滿。她在工作之余繼續學習,2017年完成專升本學習,獲得了中國地質大學(北京)的工學學士學位;2018年考取了熱加工工藝方面的教師資格證;2021年評上了工程師職稱。現在,已是“寶媽”的邢小穎正計劃在工作之余考研深造。

        她說,我還年輕,我才29歲,我怕什么?我就一步一步來,踏踏實實去沉淀自己、去提升自己。

        從高職學生,到清華教師

        澎湃新聞:大家都比較好奇,你是怎么從陜西工業職業技術學院到清華大學任教的?

        邢小穎:2011年,我考進陜西工業職業技術學院,學習材料成型與控制技術專業。2013年,在我大三上學期,我得知自己有機會到清華大學基礎工業訓練中心頂崗實習半年。當時我還不知道未來有可能留在清華工作。

        我是陜西人,在陜西上的大學,能去北京到清華實習,我又開心又忐忑,第一時間把這個消息告訴了我爸媽。我媽在高興之余有點擔心,自己的女兒要是去“北漂”的話,會不會吃苦?我爸對我說,你自己想好,如果你自己想出去闖一闖未嘗不可,出去見識更大的世界也挺好的。

        于是,2013年11月,我帶著興奮的心情,和其他同學一起坐了12個小時的綠皮火車,第一次來到首都北京,走進清華大學基礎工業訓練中心實習,給學生上實踐課。

        澎湃新聞:你剛開始到清華實習時主要做什么工作?當時有沒有壓力?

        邢小穎:我們是頂崗實習半年,前期主要在跟著清華基礎工業訓練中心的老師傅們學習,但后面是要獨立給清華的學生講實踐課的,可剛開始時我還不太會講課。雖然在操作上沒有問題,但要一邊講課一邊操作的話,我會覺得顧不過來,講課和動手難以同步進行。加上我感覺以我的知識儲備來給清華的學生上課可能還有不足,所以感覺壓力比較大。

        但是有壓力就有動力。當時我根本沒想過到北京了要怎么去玩,一心就想著要踏踏實實先把自己要干的事干好。我一面看了大量的書來增加知識儲備,確保講理論知識的時候不出錯;一面觀察學習老師傅們是如何講課的。

        澎湃新聞:那段時間還有什么讓你印象比較深刻的事?

        邢小穎:我們中心有好多老師傅,當時他們都快退休了,還手把手耐心教我,讓我講課給他們聽并給我提出了很多非常好的意見建議,甚至還手把手教我如何去把技能做到更好。我們中心的主任李雙壽老師也是主要學鑄造的,他當時對我們很關注,我們也常向他請教。

        在向前輩學習之外,我幾乎是每天下午下班去食堂吃完飯后,又趕緊回中心,自己一邊練習實操一邊自言自語地講課。在對著空氣講課過程中,我會想,如果明天講課,我應該把哪些內容加進去,我應該怎樣去與學生進行有效的互動。每天晚上睡覺之前,我都會把第二天要講的所有內容都過一遍。早上起來吃完早餐后,我會早早去實驗室做準備,確保每一個環節的準備都充分。

        這些促使我在僅實習了一個月的時間后,就了開始第一次獨立給清華的學生上課。

        澎湃新聞:你還記不記得第一次獨立上課講的什么內容?

        邢小穎:講的正好就是去年在網上火了的鑄造實踐課里的那些內容。

        澎湃新聞:那次講課是什么情景?課堂效果如何?

        邢小穎:那次應該是有60名同學來我們中心上課,分成了4個組,一組15人,我負責帶其中1個組。上實踐課主要講實操,但現場設備的聲音比較大,為了確保學生上課時能看得清楚、聽得清楚,都是一組的學生繞著設備圍一圈來上課。

        當時我要講的內容比較基礎,但因為是第一次獨立講,還是比較忐忑。因為擔心講課時出現磕磕巴巴、不連貫性的問題,在獨立講課的頭一晚,我準備到了十一二點。迷迷糊糊睡著后,心里還在想著講課的思路要一步步怎么走。

        最后,那一堂課講下來還比較順利,學生們的反饋挺好的,我當時很開心,覺得真是功夫不負有心人。

        澎湃新聞:你是什么時候得知能留在清華任教的?

        邢小穎:半年的實習完快結束的時候。我們會有一個匯報,是向清華基礎工業訓練中心匯報自己在實習階段干了什么,學了什么,包括你是如何去干的,等等。中心根據你的情況情綜合考慮,你能不能留下來。

        “我相信,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

        澎湃新聞:聽說學材料成型與控制技術專業的女生很少,你當時為什么選擇了這個專業?

        邢小穎:當年我沒考上本科,我爸媽還問過我要不要復讀一年,往本科去奔一奔。但我當時相信,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覺得職業院校沒有什么不好的,去讀專科、學一技之長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選擇材料成形與控制技術專業,是因為我填報志愿之前對這個專業先進行了提前了解,并且聽說材料專業的畢業生很“搶手”,用人企業來晚了,就招不到人了。

        澎湃新聞:專業學習過程中有遇到過困難嗎?

        邢小穎:入校后,我才發現這個專業跟我以前了解的還有點差別。

        最初我以為就是搞材料研究的,等到學校之后我才知道還得翻砂箱。翻砂箱是個體力活,但日常訓練中要反復練習,砂箱都要靠自己搬,我的體力有點跟不上,覺得挺累。

        但我沒有氣餒,也沒有對我爸媽說過累——感覺跟他們說也沒用,還會讓他們為我擔心。

        到了第二學期,我自己想了個辦法,每天早上晚上都和舍友去跑步鍛煉,增強自己的體力。我的理論課一直沒有太大問題,就實踐課拖了點后腿,所以在我加強鍛煉后實操成績好起來了,綜合成績也上去了。

        澎湃新聞:近年來,網上有些人認為,“生化環材”是天坑專業,說這幾個專業就業難、薪資低、工作環境也相對艱苦。“生化環材”中“材”指的就是材料類專業。你學的就是材料類專業,你怎么評價材料專業?你認為材料專業有哪外界可能不了解的方面?

        邢小穎:材料專業有好多分支,有鑄造、焊接、模具設計、熱處理以及材料的鏡像顯微分析等,學習工作環境條件相對差,可能大夏天還要高溫作業,進行熔煉等。

        我熟悉的鑄造,它目前是國內制造業的基礎,像大型汽車發動機、缸體端蓋(安裝在電機等機殼后面的一個后蓋)之類,都要先經過鑄造,再經過后期的機械加工,才能得到一個成品零件。所以,從整個工藝流程來講,鑄造是很多大型零件制造過程中離不開的一個環節,重要性不言而喻。并且,隨著技術的發展,材料類專業的相關知識技術與3D打印技術、虛擬仿真技術,以及先進的精密儀器鑄造等方面都在融合發展。

        在清華,我們已經將這些技術融合到實踐教學當中,我相信,通過實際操作學生能夠體會到我國從制造大國邁向制造強國的自豪感。

        滿懷激情地投入每一堂課

        澎湃新聞:網上視頻中,你講課的聲音洪亮,語調輕快,你平時講課都這么有激情嗎?

        邢小穎:是的。學生還常提醒我:“老師您小點聲吧,我們能聽清,您嗓子啞得讓我們心疼。”

        我講得比較大聲,一方面是因為訓練中心設備聲音嘈雜,怕講課聲音小了,學生聽不清;另一方面是因為我每次給學生講課時很開心、有激情,一有激情就會無意識地提高嗓門,聲音就很大。另外,我考慮到我上學時,如果老師講課聲音比較小、沒激情的話我就不想聽。所以,我也在有意提高聲音,以免學生上課開小差。

        澎湃新聞:實踐課上會有學生開小差嗎?

        邢小穎:偶爾會有。因為我們中心除了有工科學生必修的金屬加工工藝實習外,還開設有一些面對全校本科生的選修課。選修我們課程的學生,既有來自工科、理科專業的,又有來自人文學院、美院等一些院系的,專業基礎、動手能力可能都不太一樣。

        澎湃新聞:遇到學生上課開小差你會怎么辦?你是如何讓不同專業背景的學生能跟上你的講課思路的?

        邢小穎:上課時有同學精力不集中的話,我會臨場講個笑話或開個玩笑,把學生們的思緒再次拉回到課堂。

        對于選修課,我們一般會在正式開課前,根據選課名單先了解學生都來自哪些院校,根據學生基礎來做課程設計。第一堂是概論課,我們會帶學生去參觀每個實驗室,并通過交流了解學生的基礎。如果學生都有一定基礎,我們就按正常的課去講;如果學生沒有基礎,我們就從簡單的開始講起,并根據學生反饋適度調整上課進度。

        上完課之后,針對在某個環節比較薄弱的學生,我還會錄制一些小視頻發給他們,便于他們課后溫故。

        澎湃新聞:錄制小視頻是學校的要求,還是你自己總結出來的教學經驗?

        邢小穎:這是我在工作中摸索出來的辦法,主要是受2020年的在線授課啟發。當時在疫情下,我們針對線上的學生錄制了一些比較有趣、有故事情節的視頻,便于學生能投入去學習。后來我想到,可以針對學生的薄弱環節也錄一些小視頻發給他們學習使用。

        澎湃新聞:你現在備課跟以前備課有沒有什么區別?

        邢小穎:最初開始備課,我想的是只要能完整地把這一堂課好好講下來就行了。現在,我覺得不僅要講下來,我還要想怎么能講得生動有趣,讓學生聽得更投入。

        澎湃新聞:也就是說,你對自己講課要求更高了?

        邢小穎:現在各項技術都在不斷發展,我們中心的各種設備也在不斷更新,作為老師,一方面有必要不斷學習更新知識技能,另一方面我也希望把鑄造領域一些先進的典型的案例講給學生。

        所以,我現在會為了備課會去查很多新文獻,找很多視頻資料,盡量把鑄造領域最新的東西及時傳遞給學生。

        不卑不亢,踏踏實實去沉淀提升自己

        澎湃新聞:不管是給學生講課做分享,還是在接受采訪的過程中,你給人的感覺都是很有激情、心態很好,不會因為自己是職業院校畢業的而自卑,也沒有因為在網上走紅而高傲自滿。你是怎么做到這種狀態的?

        邢小穎:在清華,大家都是同事,氛圍比較好并且各有所長,博士學歷的同事理論研究很深,但操作技能方面可能我更擅長。

        關于我的視頻是火了,但新聞都是有時效性的,現在你火了很多人知道你了,但過段時間可能就沒人認識你了。

        我覺得我還年輕,得沉下心來,該干什么、不該干什么,要把什么干好,自己都要想好,要踏踏實實去干。

        澎湃新聞:你這種不卑不亢的性格是受家庭影響形成的,還是你自己養成的?

        邢小穎:應該是受家庭的影響。小時候,我也會因為哪件事沒做好或成績沒考好,就心里不高興。我爸就說,那有啥關系,只是一次考試而已,下次努力就行了。他從來沒說過,沒考好就是不行,你必須考第一這類話。我媽也沒要求我要考出怎樣的成績,但她經常跟我說,女人凡事也一定要靠自己,自己要有真才實學。自己有一技之長了,你的內心才會豐盈。

        這些讓我不害怕挫折、失敗,懂得自立自強。

        澎湃新聞:關于你剛說的該干什么、不該干什么,具體指什么?

        邢小穎:比如到適合的年齡,該結婚我就結婚了,該生小孩我就生小孩了,該干好的工作我也本本分分把它干好了。

        俗話說,成家立業,我已經成家了,現在該立業了,怎么去立業?雖然我不覺得職業院校畢業的有什么不好,但我清楚,我的綜合能力水平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我還得再去深入學習,提升自己。

        澎湃新聞:你在工作之余已經通過專升本考試與學習拿到了學士學位,接下來考慮要讀研嗎?

        邢小穎:是。一方面,在頂尖學府授課的壓力還是非常大的,需要不斷提升自己;另一方面,學校為我們提供了非常多的晉升渠道,并且非常支持我們往上走,包括考研深造。

        我的想法,不管我考一年、兩年,還是三年,我肯定會去考研的。我才29歲,還年輕,我怕什么?我就一步一步來,踏踏實實去沉淀自己、去提升自己。

        澎湃新聞:關于升學還是工作,以及如何做到工作、學習、家庭兼顧,是很多人需要面對的問題,你能否分享下你的經驗、想法?

        邢小穎:升學還是工作,我覺得這要因人而異。拿我自己來說,我現在這個工作對我來說是可遇不可求的,平臺非常好,這個工作我很喜歡,所以我沒有放棄工作去考全日制本科,而是考了非全日制本科,利用周六周日去學習。

        所以,就看每個人自己怎么平衡。如果感覺自己有精力,可以一邊工作,一邊學習深造。

        要做到工作、學習、家庭兼顧,就需要提高辦事效率。我剛工作還沒有結婚時,事相對少,所以業余參加了專升本考試,讀了中國地質大學(北京)的機械設計制造及其自動化專業,在2017年拿到了學士學位。

        但隨著年紀的增長,要面對的事也越來越多,這讓我學會了如何更高效地去完成一些想完成的事情。比如以前沒那么忙時,我寫一篇文章可能要用一周時間,但現在1-3天就能寫出來個大概了。再比如我以前背英語單詞,可能一上午就背了幾個,但現在忙了我會做計劃,每晚睡前大概想好明天要先干啥、再干啥,哪個時間段我要背多少東西、干多少事,這樣工作效率就更高了。

        澎湃新聞:你在準備專升本考試以及讀本科期間,有沒有覺得有比較難的時候?

        邢小穎:考試和學習我感覺還不是很難,但我想拿到學士學位,需要先通過學位英語考試,且還要畢業設計達到良好以上才行。畢業設計跟我的專業和工作相關,但當時來回改了七八版,也有改到崩潰的時候,好在最后被評為優秀了。英語平時用得少,幾乎都忘了,所以我在背單詞、做真題上多花了些精力,最終順利考過了。

        不管讀的985還是高職,都要有明確的目標

        澎湃新聞:現在社會上還有部分人對上職業院校有偏見,面向廣大的職業院校學生,你有哪些經驗可以跟他們分享?

        邢小穎:以我個人經歷來講,我覺得不管上985、211大學,還是高職、中職等,進入學校后都要有一個明確的目標。我當時目標非常明確:要學好知識、練好技能,然后進入一個好的企業。

        我們學工科的畢業后一般都是進企業,我當時就想,如果我畢業能去西安航天就很不錯了。現在的工作超出了我的預期,所以我非常感謝清華選人、用人不拘一格,給我這么好一個成長平臺。

        對在讀的職業院校學生,我想說,一定要珍惜在學校的時光,積極向上、腳踏實地。一定要相信你看過的書、刷過的題、熬過的夜都會變成一條寬闊的路,腳踏實地最后才能仰望星空。

        澎湃新聞:現在社會上還有部分人對上職業院校有偏見,有些人是擔心職業院校學風不好,學不到東西。但你憑借著在職業院校學到的知識技能贏得了在清華任教的機會,能否結合你自己的經歷告訴職業院校學生,大學期間應該怎么去學好理論知識和職業技能?

        邢小穎:我學的是鑄造,當時學理論課時,老師講的很多專業名詞、概念,我不太能理解。但學校很重視實訓,在去實操的過程中,我發現我一點點地就把理論部分理解透了,理論又能反過來指導實踐。

        所以,我的經驗是,理論和實操都很重要,如果有時理論沒有完全弄清楚,可以通過加強實操練習去促進理解,讓理論和實踐真正能結合起來。

        澎湃新聞:現在你作為一位媽媽,對孩子未來的教育、發展有什么設想?

        邢小穎:我的思想比較開放,孩子自己考到哪了,就去哪。比如說,能考到清華來讀那很好;如果考不了清華,選擇了一個職業院校,我覺得也挺不錯的。考試考得好不能固步自封,考得不好也不能自怨自艾。人生就像跑馬拉松一樣,能笑到最后的才是笑得最美的。


      最新厕所tp高跟美眉嘘嘘